尊龙凯时·(中国)人生就是搏! 游记攻略

男孩,公路,和大西洋的风 -尊龙凯时

作者:     135人关注 2023-12-1 16:54
生活当然不止远行
即使离家12000公里
也会浮现平日里琐碎的烦恼
只是,风景美就是真的美
心情好就是真的好
好的时刻,要用心收录。
记录本无讨巧可言
太过花哨反而显得不够真诚
即使没有摄人心魄的回忆
但能忠于本身
把所有的画面和心绪留个证据
就不负自己。
再想起 摩洛哥
是脉络分明而色彩浓烈的
记忆里的几天
光影斑驳
真正回溯起来
却多半只是几个片段:男孩,公路,和大西洋的风。
——题记而已。

一张半年前的特价机票;8天国庆假期;我和他;从 卡萨布兰卡 逆时针一圈再回到 卡萨布兰卡 ;几个陌生又熟悉的地名;以及相机里500张初见却似乎见过一万次的风景……
我的 摩洛哥 之行,就像例行公事。
一个有点腻味的目的地,一条毫无新意的线路,和那些必须按下的俗套快门。和大多数人一样,到相似的地方打卡,追逐同样的日升日落。
我也想一个人避开人流,南下去 西撒哈拉 看看三毛的故居;也想北上在 地中海 边找个不知名的小镇发呆什么都不做;或者就待在大西洋边,无所事事地把假期消耗完。我常觉得,旅行也该有剑走偏锋的精神,即使目的地枯燥又乏味,也 会安 慰自己:你看,我走的可是鲜有人问津的小众路线啊!
内心的骄傲和狂妄有时候会让人迷失,还好虚荣心拯救了我。
如果此生只去这一次 摩洛哥 ,那么未曾领略过 马拉喀什 的异域、沙漠的壮阔以及 舍夫沙万 的蓝,如何称得上抵达过啊。虚荣让我放下了骄纵另类,这未尝是一种妥协。
旅行是自己的,感动也是独家的,即使没有新意,回忆却真真实实,不该辜负。
几幅预告,没有高光,全是高光:

- 摩洛哥 的riad变成了游客的拍照布景,历史文化、建筑风格和装饰特色不愿探究,只要上相,就是网红。很遗憾,我也成为了其中一员。

- 哈桑二世清真寺 并不好看,没有旁边堤岸上踢球的少年有趣。

- 潜入沙漠的路上,像在拍西部公路片。

- 玫瑰谷边,下课后往家走的女孩。

- 他说,他要爬上最高的那个沙丘,用小瓶子装上面的沙子。

- 撒哈拉的轮廓,像小时候玩的玻璃流沙画。

- 旅途中的小动物,常让我想念家里的狗子。

- 童话镇里的佝偻老人。casablanca:反光10月是好季节,阳光温暖,海风凉爽,不炽烈,不焦躁,熟悉得像家乡 的空气。想到此刻已是在 非洲 大地,莫名有种抽离感。即使近20小时的飞行让眼皮沉重,但全新的空气和陌生文字的广告牌会瞬间把我变回一个孩子,好奇心让我失去对困倦的感知力,我喜欢这种状态。
“到atlas酒店,多少钱?”我把酒店地址一起递到司机眼前
“哦!atlas!50迪拉姆”
咦?不是都说从机场打车到市区都得300上下吗?
“确定你知道吗?50迪拉姆?”
“是的!50!”
“ok!走吧!”我欣喜
车子行驶了不到10分钟,看到路边一个不起眼的路牌上写着:atlas airport resort
“不不不!不是这个atlas!是 卡萨布兰卡 市中心的atlas almohades hotel!”
这个50岁上下的司机不紧不慢地把眼镜带上,拿着我的手机端详了半晌
“哦!casablanca?atlas?”
“yes!”
“那么,要300迪拉姆!”
看来我们并没有那么走运,只是遇到个自以为是的司机了。
卡萨布兰卡 是白色的。
从机场向西驶入城区,大西洋就在前方某处等待与我不经意地相遇。我喜欢大海,即使来到这个并没有以海著称的国度,我也依然渴望看到大海,初识大西洋。湛蓝的天空与白色的房屋形成强烈对比,房屋刺眼反光,很难用肉眼直视,空气并不炙热,但阳光叮得皮肤火辣辣难受。

- 卡萨布兰卡 medina的蓝白线条。

- 老城里的 摩洛哥 女人。

- 你看这幅旧墙的涂鸦,是公益宣传还是街头艺术?

- 我在道路中间拍下这张照片,友好的 卡萨布兰卡 青年对我喊了一句“be careful!”

- 穿过这条小巷,就是清真寺和大西洋。
哈桑二世清真寺 并不需要用华丽的词语去描摹,它就是一个在海边的清真寺。
高耸的宣礼塔看起来笔直 方正 ,墙面精工,纹理细致。除此之外,便是成群的戴墨镜和丝巾的游客、席地而坐的当地人和此起彼伏的快门声。我不喜欢这里,但我还是来到了这里。

- 海岸边,没有云。- 我没有走进清真寺,算不算一种不打扰?

- 这一帧,像那年在泰姬陵。

- 你真好看,比 哈桑二世清真寺 还好看。
清真寺的后面,是延绵的大西洋堤岸。
那天天光正好,阳光浓烈,太阳把整个大西洋照得清澈通透。我以为城市岸边的海水,多半都会因污染而浑浊,但 卡萨布兰卡 却不一样。低潜的礁石滩在阳光下像钻石般闪耀 光泽 ,鱼儿清晰可见;远处深蓝色的大西洋泛起列队而行的白色低浪,汇入乱 石林 立的浅滩,整齐的海浪被打散阵型;岩石上的螃蟹在海浪冲刷前迅速移动,每次都分毫不差;年轻人在海里游泳,在岸边打闹,游累了就爬到礁石上,潇洒地甩干头发上的水,待太阳把短裤晒干了,又义无反顾地再次投向大海;女孩和长者们坐在堤岸上玩手机;太阳伞下的小贩们有的睡着了,有的正在榨橙汁;还有不远处一群正在踢球的少年,他们身材精壮,是真的热爱足球。
大西洋的海风吹袭 卡萨布兰卡 ,像那年 尼甘布 的傍晚。
我喜欢这里,于是把上衣脱了,跳下堤岸,冲向浅滩,决定加入他们。
“嘿!朋友!帮我们拍张照吧!”
水里 的 摩洛哥 青年跟我打招呼,顺势比起剪刀手。是谁说 摩洛哥 人不喜欢被拍照的?

- 大西洋,初次见面,你好。

- 他说,他不会摆造型。我说,你就真实地看着大海就行。

- 我一直以为,大西洋会是汹涌豪迈的。

- 如果天气再热一些,那我也投奔大海。

- 踢球少年的争执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 别去看清真寺了,这边有更诱人的风景和鲜肉。

- 后面那位兄弟放心,我拍到你了。marrakech:饱和度天还没亮透, 卡萨布兰卡 的ctm车站已经坐满了候车的人。
我们将离开海岸,乘大巴驶入腹地,目的地 马拉喀什 。 卡萨布兰卡 太过明媚,少了繁杂与喧嚣, 马拉喀什 应该不同,我有一种即将走入真实 摩洛哥 的预感。
车站的工作人员主动把我们预定好的大巴升级为豪华车型。候车室里车辆信息屏和广播重复着阿拉伯语和法语,我失措的样子被一旁的 摩洛哥 时髦女子注意到,她看了一眼我的车票,用一口极为流利的英语说:别担心,我们坐的是同一班车,跟着我走就行。我如释重负。上车前,她再次示意我,礼貌与洒脱的样子,像 卡萨布兰卡 的亲切与随性。

- 离开海岸,便是一路旷野。
马拉喀什 说不上斑斓,但这座红色城市的饱和度和时髦度却颇高。
我没有刻意地去寻找 马拉喀什 的网红riad。我知道,那些让 中国 人趋之若鹜的酒店即使半年前预订,也鲜有空房,那何必兴师动众。你看,这家不经意的选择,不也一样惹人喜欢。兼具古典与现代,传统与时尚的反差,我猜这家riad goloboy老板一定是个不羁的艺术家。后来在check in时印证了自己的猜想。老板是个 女人,就像国内很多年轻人到 开设民宿一样,这个 法国 女人把这间riad当做自己的作品,投入自己的所有喜好与偏执。 摩洛哥 马赛 克瓷砖邂逅现代魔幻元素、抽象画作与中世纪阿拉伯硬装结合、随处可见的高对比色动物人偶以及主题鲜明的客房布置。
我又变成了那个没有原则的旅行者,在这间riad,和大多数人一样,放肆摆拍起来。

- 马拉喀什 的两个我。

- 红色古城里的深蓝偏执。

- 旋转楼梯和魔法灯。

- 隐匿在古老城市里的时髦味道。
谁会想到,在这样一座有千年历史的旧城里,一个 法国 服装设计师的故居却成了最炙热的景点。
那时候,我总在出境时收到朋友发来的信息:亲爱的,记得帮我在免税店带一只ysl的口红。
她们亲切又带戏谑地称这个牌子“杨树林”,我也曾在某个生日收到过一瓶“杨树林”的香水。今天,我却亲自走进这位大师远在 北非 的故居。 马若雷勒花园 的名声不只吸引了 中国 人到访,它在很多西方人心中更有着特殊的地位。花园其实再平淡不过,那所谓的马 约尔 蓝也没有多让人称奇,只是花园中的植物倒是特别,参天的仙人掌在高饱和度蓝的映衬下,显得很高级。尽管是时尚圈让人仰慕的大师、尽管让全球女性痴迷追捧,但不懂得品牌溯源,不了解伊夫圣罗兰的故事,没有代入感的花园,也只是一个蓝色的拍照圣地而已。
相比来说,花园隔壁的 ysl博物馆 却更值得一探。行走在暗色调的展厅内,伴随强弱相间的鼓点节奏,欣赏投影在墙面上的伊夫圣罗兰人物史和品牌发展故事。每一副设计原稿和衣物的用料材质一一对应,即使对时尚毫无见解,也会被这位大师的热爱与专注所感染。精致、盛大、高贵、优雅,所有这些前卫时尚的元素,悄悄藏匿在这座千年老城之中,与那些耍蛇人、街头卖艺者和纵横阡陌的杂乱古巷共同构成了传统又时髦的 马拉喀什 。

- 马若雷勒花园 里喝水的猫。

- 野蛮的仙人掌和高饱和度的蓝色墙壁。

- 仙人掌总有种冷峻又高级的时尚感。

- 阳光炽烈,肌肉炸裂。

- ysl博物馆 的有色琉璃是天然的相机滤镜。

- 厌倦了一陈不变的打卡照,那就换个角度和色彩吧。
遁入 马拉喀什 medina,像那年的 斋普尔 。
分不清斑斓繁杂的市井之象是生活日常还是专为游客打造的异域假象。相比德吉玛广场的吆喝与职业寒暄,古城深处的巷道则没那么世俗。穿过拥挤的广场,躲过防不胜防的搭讪,深入medina心脏,毫无目的地穿梭其间,跟着当地人找一家破旧的烤馕店,涂满奶酪的馕饼搭配薄荷茶,挤在狭小燥热的店里一边喝茶一边看喧闹的人来人往,和时尚魔幻的 ysl博物馆 相比仿佛两个世界,奇妙有趣。
“嘿!嘿!不能拍照!不能对着我们拍照!”巷子里的少年朝我嚷嚷道。
“我知道!我没有拍你们,我在拍街道!”我义正言辞,我当然知道你们不喜欢被拍,我也对拍你们丝毫没兴趣。
“不!你拍人之前必须先要征得我们的同意!”对方似乎不想听我的辩解,依旧不依不饶。
“我说了!我在拍街道!不是你们!”我提高了嗓门。
“等等!朋友,你过来,你听我说!”对方朝我招手,示意我过去攀谈。
我没有再理他们,头也没扭地离开。
老城中,总是有这样的人。
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那些坐在店门前主动指路的怪人、那些不知从何处突然冒出来搭讪的路人。我并不觉得他们讨厌,这只是他们每日生活的日常伎俩,或许是为了骗取游客的钱财、是出于掮客的利益目的、也或许只是对游客的一种条件反射。我的相机对他们的脸并不感兴趣,甚至对街道、房屋也意兴阑珊,我只是单纯地想记录那一刻,以供往后回味旅行而已。所以,我并不想多费精力和他们周旋。欣慰的是,羞涩的微笑、善意的提醒、礼貌的谦让、浓烈的色彩和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交织,还是让这里的惊喜大于厌恶。
马拉喀什 ,是惹人喜欢的。

- 清晨酒店门前的小巷。- 老城的傍晚,总有些不和谐的插曲在挑战你。

- 德吉玛广场的汤。- 日落德吉玛广场。

- 德吉玛广场在夜幕下苏醒过来。desert:公路与轮廓红房子,过去了。路口还有好多个。
这旅途,不曲折。一转眼就到了。
坐你开的车,听你听的歌,我们好快乐。
只是,司机大哥,你的阿拉伯歌曲我实在听不懂啊!
离开 马拉喀什 ,我们向荒漠腹地驶去。3天的沙漠小团,多了几个同行的小伙伴,旅程变得更有人味儿。有趣的是,公路和沿途,却成了后来有关 摩洛哥 记忆的最清晰的部分。
对向的车朝我们闪了两下大灯。我们的司机友好地向对方挥手示意感谢。
我知道这是对方在提醒我们,前方有检查站,注意缓慢行驶。在做 摩洛哥 自驾攻略时,我已对道路交通规则熟稔于心。但因为坐在副驾驶的缘故,我总有一种必须和司机聊天、保持互动的副驾使命感,纵使我真的只想安静地看着窗外。
“诶?对面的车辆朝我们闪灯是什么意思?”我故作好奇地问司机。
“前方有检查站,他在提示我们”司机答。
“ 摩洛哥 的司机都很友好啊!我们过两天要从菲斯自驾回 卡萨布兰卡 , 摩洛哥 开车有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我继续话题,虽然我已私下做足了功课。但适当地表现出一个游客的愚笨与好奇,有时是旅行中一项讨喜的技能。
话茬被打开,司机饶有兴趣地开始和我聊起 摩洛哥 开车的故事。
我一边认真应和,一边眼睛瞟向窗外,心已经飞到了公路和荒漠上。
“那就是阿特拉斯山了,这是 非洲 最高的山脉!”司机指了指前方,看得出山顶还残留着浅浅的。
“ 非洲 最高的山(mountain)?!”
“不不不!这是 非洲 最高的山脉(ridge)! 非洲 最高的(mountain)是 乞力马扎罗 !”司机纠正我。
“哦!”我当然知道 非洲 最高峰是 乞力马扎罗 ,谁还管是山峰还是山脉啊!
语言的局限与隔阂让我停止了刻意的对谈,绞尽脑汁的交流不如安静发呆。
我把目光挪到窗外,公路和风都很美。

- 小阿特拉斯山。

- 荒芜的丛山,像 。

- 公路边的卖石头的小摊。

- 路边的狗。

- 翻过山脉,是平坦的荒漠。

- 驶在沙漠的边缘。- 本哈杜村的路牌。

- 玫瑰谷没有玫瑰。

- 玫瑰谷的路牌。

- 沿途的村庄。

- 路边卖头巾的柏柏尔人。

- 荒漠里的蓝色泳池。

- 伊芙兰, 摩洛哥 的 。
阳光刺眼,空气却不闷热。
顺着羊肠小道,走在荒芜的古老村舍中。那是我旅行记忆最清晰的部分。
磅礴的荒漠和怪石,应该配以隆隆作响的风声,但那个午后的本哈杜村安静浓烈。光线铺满一切,影子摔在地上,轮廓清晰,对比强烈,天的蓝和地的黄仿佛用直尺画了一条明晰的分界线,两个颜色用力冲撞。除此之外,眼前别无其他色彩。没有风的声音,只有寥寥游客的话语和脚步声,荒漠静止地像幅画,只有渺小的人在其间缓缓移动。日头毒辣,晒得我脸颊发烫,一滴汗裹挟着沙粒从鬓角留下,看来,今晚必须做个清洁面膜了。
“嘿!朋友! 中国 ?ni hao!”
“嘿!朋友!功夫?jackie chan!”村子里的摊贩指着我手臂上的肌肉努力搭讪。
世俗的对谈把我从自以为是的精神冥想中拉回现实。即使身处千年历史的古村,简单的一句吆喝就可以揭露你只是正在的真相。
“我不会功夫,不是所有 中国 人都会功夫的!”我笑了笑。

- 古老村舍的涂鸦岩壁。

- 我想起那年站在太平洋边的龙盘公园。

- 本哈杜村的 中国 餐馆。

- 本哈杜村河谷入口。

- 古老破败的墙壁。

- 沿路的商店。

- 如今的本哈杜村,已经没有人居住。

- 本哈杜村一角。

- 俯瞰村庄与河谷。

- 坐在岩壁上的人。

- 本哈杜村的至高点。

- 午睡的狗。

- 把你拉回现实的格格不入的市井摊贩。
车子停在路边,依旧没有风,沙漠安静得不真实。
大家没有连连惊叹,也没有热泪盈眶。但我知道,每一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致彻底打败了。即使无数次想象过这颗浩瀚星球的一万种震撼,但处在这样的风景之中,喜悦不说,也会悄悄从眼里露出破绽。
我们在等待营地负责人,日落前,我们会骑着骆驼走进这幅沙画。
那些殷勤的营地负责人、牵骆驼的带路者、提行李的人,他们的寒暄纵使热情,也不过是重复过一万次的工作使然而已;他们的装扮异域花哨,也不过是为了迎合游客猎奇的机制规定而已。一切都看起来热情又应景,一切都不过是驾轻就熟的逢场作戏。
风景的壮丽是真实的,相比那些迎接者,路边村庄的男孩也是真实的。
见过太多黄皮肤、白皮肤的怪哥哥怪姐姐,男孩对游客的好奇心已经消失殆尽。但渴望得到关注是小孩天性使然,他们骑着有意无意地围着我们绕圈。在 成功 吸引到我们注意后,随即一个酷炫的漂移,自行车轮胎摩擦沙地划出一道尘土,我们鼓掌叫好!男孩的炫技得到了认可,便一发不可收拾,轮番上演看家本领。
显然,他们不是 马拉喀什 和 菲斯古城 中那些孩子,他们甚至还不会说任何英语。他们只知道我们是游客,并不知道可以从游客身上获取什么。这样的 摩洛哥 男孩,是可爱的。只是,大概几年后,他们会开始说着流利的英文,朝游客们大喊:“no photo!no photo!”。
你看,前一分钟我把随身携带的薄荷糖分给了他们,下一分钟,他们已经学会追着我要糖果了。我并不觉得这是一种遗憾,这是发展的必然,只愿他们可爱的样子,可以留存的时间长一点。

- 沙漠公路边,村庄里的男孩。

- 骑自行车炫技的男孩。

- 假装酷酷的。

- 男孩和我的墨镜。

- 先别拍我啊。

- 走在沙漠的公路上。
沙漠还是纹丝不动,与我幻想的漫天黄沙举步维艰的场景大相径庭。骆驼并没有想象中难骑,行径在沙丘之间,景色并不开阔。“待会儿我们一定要爬上那个最高的沙丘去看日落”!然而,抵达营地时,太阳已经完全埋入了地平线,少了暖色的光,沙漠暗淡失色。
营地里除了我们一行人,还有4个 人,一个 男人和一个 墨西哥 女人,他们是情侣。稍显傲慢的态度和一口流利的英语,看得出来,那是4个 印度 中产老人,他们来自 孟买 ,正在进行晚年之旅。从某种感官上来讲, 摩洛哥 与 印度 太像,他们对周围的风景丝毫提不起兴趣,只是围坐着聊天。年轻情侣则不同,他们抬着相机,饶有兴致。 墨西哥 女人曾在 中国 待了7年,和我们可以用中文轻松交流。他们问我 卡萨布兰卡 如何,也许是和 欧洲 城市相似,他们不打算再造访卡萨,但 摩洛哥 的古城和沙漠是他们中意的。人们总喜欢看没看过的景色,旅客也一样。
晚饭后,鼓声此起,歌声彼伏,那是营地例行的表演环节,这是另一场固定戏码的重演,我们拍手应和,但我并不享受其间。柏柏尔人朝我们炫耀自己学来的中文:你好!哎呀妈呀!666!
他们时刻提醒着我,我只是在旅行。
夜幕低垂,我翻过沙丘,走到一处没光的地方,躺在有点冰凉的沙子上。偶然抬头一看,天啊!银河用肉眼就可以看到!荒芜之地,最原始的自然样貌让心变得单一,时间被无限放大,我有足够的注意力去观察周围,银河便在那一刻清晰可见,我努力把当下牢牢印在脑海。
即使信号微弱,手机还是顽强地震了一下,屏幕亮起来:印尼强震引发海啸遇难人数已升至1200人。
悲与喜,时刻都在发生,世界依旧依很大,故事依旧太满。那一刻属于自己的美好,和那些看不到的不美好,我都会记得。

- 沙漠骆驼。

- 翻过沙丘的骆驼队伍。

- 营地的星空。

- 在太阳升起前。

- 里牵骆驼的人。

- 沙漠日出。

- 走过的脚印。

- 沙漠轮廓。

- 沙漠纹理。

- 踩在冰凉的沙地上。

- 爬向最高的沙丘。

- 你好,撒哈拉。fez:洞窟到达菲斯的时候,司机的音乐从阿拉伯风格突转为 热单,极强的反差感让这座古老城市显得神秘又跳脱。
关于菲斯,没有太多描绘的欲望。并不厌恶,也不平淡,只是那些琐碎的记忆和镜头不知如何串联起来。我记得狭窄的巷道、胡乱指路的搭讪者、锲而不舍的掮客,记得眼花缭乱的盘子和灯、刺鼻的皮革染缸,还记得驮满商品的驴子和迷路时的失措。我憧憬古老电影里中世纪的繁复和错乱,也在菲斯想象起一千年前的市井日常。所有的惊喜和惊觉,都来自这座城市的墙壁、石砖、门窗、狭窄的天光和人。
菲斯,紧凑得像洞窟,穿过这些洞,就穿越了千年的历史与文明。

- 清晨, 菲斯古城 的街道。

- 巷子里的女人和小孩。

- 巷道间狭窄的光线。

- 菲斯古城 的皮革染缸。

- 门,洞窟。

- 无处不在的洞窟。

- 菲斯riad al makan。

- 用心却乏味的早餐。chefchaouen:猫北上,把脚放在油门,旅途的自主权落在方向盘上。那是从菲斯到 舍夫沙万 的公路。
渴了,我们停在某个不知道名字的小镇歇脚。方圆百米内唯一一家落魄的商店,一个裹头巾的 摩洛哥 妇人坐在门前。我打开冰柜拿了2瓶水和4盒酸奶放在柜台,妇人微笑着没说话,从抽屉里拿出钱盒,把价钱数目用现金和硬币整齐排列给我看,显然,她不会说英语,也没有计算器。我拿出一张100面值的迪拉姆递过去,妇女为难地笑了笑。她走到屋外,朝隔壁喊了两声,一个年轻男孩走过来,那应该是她的儿子,男孩拿着100迪拉姆朝小镇另一个方向跑去,妇人回头又朝我笑了笑,示意我稍等。大约过了5分钟,男孩从远处跑过来,又从另一头跑去,手上还攥着那张100元,我并没有因等待而失去耐心,妇人则始终用温暖的笑容安抚我。10多分钟后,男孩带着零钱跑回来,冲我点头笑了笑,妇人双手把找零一一递给我,一分不少。
那是一个无人问津的 摩洛哥 小镇,要不是买水,那也只是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另一个掠影而已。在那里,没有游客,没有风景,没有别有用心,只有真真实实的生活和简单温暖的交流。在抵达 舍夫沙万 前,那是一帧没添加任何滤镜的旅途记忆。

- 我摇下车窗,想和这片土地再拉近一点距离。
我记得 舍夫沙万 的两样东西,清晨的声音和猫。
在这里,时间会慢下来。
清晨露台的早餐,民宿老板不慌不忙地准备着早餐,阳光洒在蓝色的墙壁和花盆上,小心谨慎。3层楼高的 天台 已经可以俯瞰大半个 舍夫沙万 ,这是一个散落在山腰上的蓝色小镇,巍峨的青山三面环抱,像一种坚固的倚靠。早上的暖阳是调色剂,加了几分暖色调的蓝特别柔软亲人。听不见鸟的声音,也没有风的呼啸,恍惚只听见楼下行李箱与石砖路摩擦的声响。那些比着抽烟手势问你要不要weed的年轻人还没有出洞,因为那些真正需要它的人,刚经历了彻夜的狂欢,还在熟睡。民宿老板发现早餐食材不够了,便下楼去买面包。她知道,在 舍夫沙万 ,每个人都信奉慢慢来的教条,等待早餐也是一种属于 舍夫沙万 的慢调仪式,那是对时间的一种尊敬。
在这里,最快的总是游客,他们走马观花,抬着相机疯狂按动快门。而比游客还快的,是 舍夫沙万 的猫。它们是幸运的,它们应该是全世界最惹人喜欢的流浪猫。幸得这抹蓝做映衬,每一只猫都是上相的明星,无论慵懒还是调皮,都能引来众人俯身弯腰、促膝以待。倏忽间,每个游客都变得温柔起来。
这样挺好,对动物心存爱心的人都是善良的。

- 身穿吉拉巴的柏柏尔人。

- 他们从深蓝里走出。

- 舍夫沙万 的佝偻老人。

- 蓝色童话镇。

- 玩耍的猫。

- 专注的猫。

- 挠痒的猫。

- 午睡的猫。

- 石阶上的猫。

- 依旧,用心而乏味的早餐。at:风声旅行的最后一天,我们在 拉巴特 待了2个小时。
明丽,开阔,淡然,疏离,没有成群的游客,那是一种与旅游无关的生活气息。我们爬上城堡观景台,来自大西洋的海风咕咕作响,这是几天以来真正听到风的声音。
眼前的大西洋辽阔平静,沙滩上密密麻麻的黑点是正在踢球的年轻人,相比 卡萨布兰卡 , 拉巴特 人对足球更加痴迷。不远处的城区正 大兴 土木,看得出来,这个首都正在剧变之中。行人似乎对游客提不起丝毫兴趣,他们沉浸在自己的生活里,这让正在观光的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我看着大西洋,在这个索然无味的城市海岸,肆意想象。你知道吗?越过面前这片海,对岸就是 美国 啊!
穿过古城,车来人往,城市杂乱无章,太 阳西 斜,余晖照耀着车流和摊贩。再往前开,是连片的 拉巴特 新城 ,刚下班的人正赶在回家路上,和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一样,生活正在悄然发生。我们驾车悄悄贯穿 拉巴特 ,慵懒的光线照进车窗,松懈的心情让我感觉身体暖暖的,有一刻,仿佛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 摩洛哥 人。
我并不曾真正走进 拉巴特 ,却已经深深留恋这里。

- 拉巴特 的大西洋海岸。

- 堤岸边发呆的人。

- 海岸边的城堡。

- 沙滩上踢球的人。

- 穿过电车轨道的行人。

- 穿过 拉巴特 的住宅区。
回忆在 拉巴特 剧终。
境无好坏,唯心所造。当把行走变成一种汲取,那所有的目的地都会变得迷人起来。
bye!!

#自驾和其他tips

· 摩洛哥 城市路口环岛,根据导航提示,注意环岛出口;
· 部分路段没有网络信号,应提前下载好离线导航;
· 本次租车选择租租车,租租车也是我出境自驾的唯一首选租车平台,方便安全有保障,中文客服和自驾须知都清晰全面。对于首次境外自驾的伙伴来说,我首荐租租车;
· 在 摩洛哥 异地还车一定确认好还车时间、地点及负责人电话。我们在菲斯提车, 卡萨布兰卡 机场还车,航班时间在早晨,8点以前机场租车柜台一般无人接待,机场还车地点位于航站楼前停车场右侧,只要明确好还车时间,一般都有工作人员等候还车,避免因还车误机;
· 特别注意红色带阿拉伯文字的路牌标识,看见此标识需减速停车,观察周围道路情况后缓慢通过;
· 经过道路临时检查站时,应减速并停车,待警察示意是否放行;
· 马拉喀什 、菲斯等古城中,若拍摄人或店铺最好提前问询能否拍照;
· 迷路时不用惊慌失措,手机地图比指路人更可靠,找到主路就一定能走出迷城;
· 摩洛哥 全境禁止无人机,携带无人机入境必须有官方许可证。bgm:message to bears - at a glance
- the end -( 本文作者 : notkev )
锟斤拷锟斤拷要锟斤拷录锟斤拷趴锟斤拷曰锟斤拷锟? | |
  • 围观欣赏美景

    发表于:2023-12-1 17:0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