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6968

主题

1

复仇者联盟|伤兵残将鏖战广东顶级虐线:一日坳广 -ag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尊龙凯时官网入口

查看:5086 | 回复:31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0
标题释义


复仇者联盟:公元2023年4月11日,以满队为首的一众bt分子夜袭五广两日重装,因天气原因几近全员中途下撤,折戟沉沙,铩羽而归。众友皆心不甘,意难平,摩拳擦掌誓要再战挽尊。自此有了一日坳广之行。

伤兵残将:临行前,一半队友不是旧疾未愈,就是新伤添就,不是脚踝扭碰,就是膝盖隐疾。为何要执意上山,一是以为问题不大可以坚持,二则是坳广之行因各种原因拖了又拖,计划变了又变,前后历经近一年,再不上,我笑青山颜不改,青山笑我已暮年了。

顶级虐线:白卡银莲、大东山全程、是广东传统三大虐线,其中船底顶周边线路最繁杂,可以延伸出很多难易程度不同的变线,比如最简单的新新线,罗新线,适中的联布线,坳布线,目前顶级虐的应该是五广,坳广线。

一日坳广:坳顶---广东大峡谷,从一日穿到,途经茶岩顶-船底顶-高嶂顶-三界碑-仙女湖-阎罗头-蕉窝顶-大水管下峡谷,全程48km,爬升约4000米。强度尚可,但船底顶路况复杂地势险要,难以提速,溪谷深壑,密林倒树,悬崖绝壁,乱石坡无数。如果两日重装,不算太难,一日速穿还是能够霸占顶级虐线的榜单的。

                      |筹谋与纳新|




户外行山安全为准,一靠队友二靠天气,若坳广遇到暴雨,就好比巴勒斯坦遇见以色列,会开始人间炼狱模式。临行前几天,须时刻关注天气,一有妖风妖雨,随时取消。毕竟三大虐线,船底顶路线出事最多,危险系数最高,路况最为复杂,管控也是最严的。

所以队员的严格筛选也是必然,这次除了一帮老家伙,还筛进了两个新人——北坳和老邓,满哥当时给我们看了二人黑练数据,以为是个王者,结果没想到,——真的是个超级王者。

领队:满哥

男队友:sam 南郭大叔 小鹏 路飞 大峰 老邓 北坳 佐道

女队友:小羊 嘉嘉 冰铃 我


2人 评分
1人点评
  • 这也太猛了了 2023-11-3 16:51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0
出行计划   

10.16 下午谭村地铁口集合,中巴车4点出发,7点到聚友农庄,饭后9点多到坳顶登山口民宿,休整几个小时,吃个夜宵,凌晨0点准时上山。

10.17 零点上山,全程线路:茶岩顶-乱石坡-平坑-白房子-乱石坡-断崖-船底顶-落日峰--高嶂顶-仙女湖-三界碑-阎罗头-蕉窝顶-广东大峡谷正门。

中途下撤路线: 1. 茶岩顶下撤到上坑村; 2. 平坑村下撤罗坑镇上;3. 高嶂顶到新洞镇斜村,4. 大布

谭村地铁口   先干一杯预祝明天速穿成功




原计划下午3点集合坐车出发,6点左右到聚友农庄。没想到车子临时故障要检修,4点多才出发。郭老板来一句黑色幽默:一台伤车拉一群伤员去爬山…  呃,哭笑不得。

车上三小时,本以为能睡一觉。结果老面孔相见,吹水不能停。







1人点评
  • 虐线:白卡银莲、大东山全程、船底顶是广东传统三大虐线,强驴团,夜战 2023-11-3 17:43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0
                        |星夜兼程|



到达聚友山庄时已是夜幕四合,繁星乍现。一下车,瞬间入秋,凉意阵阵。饥肠辘辘免不了又是一番大快朵颐狼吞虎咽,——这里推荐下农庄的芋头,粉香软糯,口齿留香,点了两盘都扫光了。

                            聚友农庄 大佬们的高端局


茶饱饭足继续驱车到登山口民宿点,山路蜿蜒,歧路难开,其中有几段狭窄逼仄,需众人下车推行,刚刚囤的一波能量,瞬间转化成人工涡轮增压,恐龙抗狼地送到终点。



人手一块砖,疾风抵车轮。

不知道的以为聚众去隔壁村火拼抢地盘。

秋夜深山,朗朗星空,与盛夏夜空相比,少了些浩瀚,多了几分寥廓。

银河西斜,星斗隐闪,天龙猎户此刻又躲在哪个角落酝酿?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0
乡间夜晚的小路,铺满了岑寂的黑,只有繁星装点了世界,是短暂,也是永恒。

丝丝凉意,声声蛐鸣,沙沙秋叶,提示着初秋的到来。

短衣短裤显然已经撑不住了,9点半到达民宿,纷纷掏出长袖衣裤裹上。

本意是要闭目休憩2小时的,奈何场地有限,大伙要么躺车上,要么躺椅上,要么睡垫一铺躺大厅。这一个个横七竖八,东倒西歪的睡姿,不知道的以为是哪逃荒来的难民。

更有某人倒头就睡啦噜连天,那响声简直要掀房揭瓦,振聋发聩,我等不免感叹:爬山卷不过,睡觉也卷不过。

至于你问为啥到登山口不直接上山,非要等到凌晨0点。一是精算师满哥计算了大家的平均速度,要避开黑夜过水渠和乱石坡,以及大水管几个危险地。再者估计是处女座那满满的仪式感吧。

睡是肯定没睡着了。索性起来整理装备(大抵就是盐丸、胶、面包零食、饮料和水、药品、冲锋衣……)大伙都是越野包,看起来就是高端局。虽然秋风渐凉,但外套还是不必要了。待到一拔腿,个个热血卷山岗。




11点半民宿老板炒了一大盆米粉,给我们当夜宵。结果还剩半盆没吃完。看,萧导不来,小鹏是孤独的,战斗力都呈几何下降。


要说热身运动,小鹏永远是人群中最靓的仔。如孔雀开屏,荷尔蒙四散。被大峰冠名“显眼包”,不说是恰如其分,也当是妙不可言。

只可惜这娃说走完坳广就要金盆洗脚了,如此一来,爬山岂不是少了太多乐趣。

又想起因为这娃买了双和我同款同色的越野鞋,被我连怼了好多天,属实小鸡肚肠。毕竟人家都说要封山的人了。——虽然我不信!


公元2023年10月17日凌晨0点,随着激昂的一声“ 3.2.1 开跑——”,一场由13人自编自导自演的“坳广越野赛”,在这个金秋十月突围而出,仿佛进入了柴古唐斯,又或者utmb,头灯搅动了漫天夜色,激情燃烧了一群“疯子”,要山要海要自由,是癫是狂是热血。




·

夜晚视线不好,路迹也不明显。不要落单走。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0
好吧,其实就是为了拍视频装个x。
就这路,还想跑,帅不过三秒,乖乖地匍匐攀爬,屁降下滑。


从起点到茶岩顶,虽然只有4公里多,却是一段连续近1000米的爬升。狭窄的山林坡道,起初路迹还是明显的,也不似五朗嶂到茶岩顶,需要披荆斩棘地穿密林。就是急升坡一路爬行,小腿酸胀的很。
五广和坳广,其实就是多了个五郎嶂的密林爬升。如果轻装速穿,难度尚可,重装钻密林还是很恼火。


出发前,满队也强调了天亮前必须大家一块走,保持节奏,虽然中途有两次找路寻错方向,但全队仍然比预计时间提前,凌晨1点20分安全上到茶岩顶。


这里要表扬新人北坳同学,一出发就主动帮忙默默收尾,在群风日下,烟雾弹成灾的组织里,其低调务实的品格是多么的珍贵。
这里要批评老驴大峰同志,一拔腿就六亲不认,驴友不分,黑暗勇士独行山巅只为一个“遥遥领先”。好在这厮知错能改,半路等上大部dui ,不然,不然……,算了,弱者没有谈判的筹码。
冰铃
本作者
小羊
                           大家要向觉悟很高的北坳同志学习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0
从茶岩顶开始一路下降到坪坑村。5公里左右,累计近1000米下降的各种乱石坡接踵而来,大概得下4段长巨石坡,且石头上几乎都是鲜苔,这要是下雨,指定又是摩擦摩擦,魔鬼的步伐。
而事实上,因为膝盖旧伤未愈,我的步伐也没见多从容,行山在外,全凭一个忍字。
小羊被电动车撞过的脚踝,下坡也显现出扭曲的姿态。动不动一声惨叫划破黑夜如被宰的羔羊,一生要强的乐昌女人竟然开始思考坪坑村下撤之道。
脚踝上贴着神药普泽思的满哥,也附和着说不敢发力,怕二次扭伤,在黑夜的保护色下,一时也分不清是烟雾弹,还是真情流露。
倒是佐道和冰铃这一对儿,能真实感受到确实因为脚伤影响速度,抑或者不善于通宵夜战模式,若不然,按照以往的“冰铃速度”,下坡是要起飞的。毕竟垂直马拉松站台选手,出发前一天还带伤参加50公里越野勇夺第五。
只有大峰,前一天还一直说爬楼腿痛,结果上山前是去换腿了吗?!
说好了一起摇,半路偷偷地跑。
星夜不问赶路人,前路漫漫亦灿灿。
                              倒树残竹挡道,各种磕碰钻爬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0
下茶岩顶有一段路,路迹杳无影踪,乱石、竹林、水渠交错汇集,沟壑纵横,哪怕满哥走了好多次,晚上视线不好还是要找路。况且最近走这里的人可能太少了,有点荒芜。
幸好这一路大家都保持队伍整齐。满哥,伞哥前面开路,北坳收尾,长腿欧巴老邓承包了所有的蜘蛛网,给予了我这菜鸡足够的安全感。
漫漫长夜,不惧深渊。
夜半神曲,歌声突围浓稠的黑。
没有什么比大合唱更能赶走瞌睡虫。《大风车》是今晚的主旋律,循环播放,回旋脑海至今。
坪坑村停留点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1
披一袭夜色,沾一身露水,到达坪坑村已是凌晨4点半。满哥英明,提前让民宿的人帮忙买饮料补给放在桌子上,我们一到,直接拿来吃。
可惜长夜侵袭,凉风无边,秋霜湿冷不抵衣衫单薄,平日最喜欢吃的西瓜,竟然都不香了。
幸有八宝粥和香蕉尚能补充能量。
坪坑村据说只有周末白天才有饮料补给,其他时间都是关门的。如果非周末,需要提前跟老板说帮忙买饮料放着。这也是坳广唯一一处补给点,后面只能靠过滤器水潭子补水。
这个貌似叫做鬼针草,一旦被染指,刺到皮肤,痒痛不已,下山一路都是,收集了一身。密集恐惧症慎入。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1
从坪坑村出发到船底顶,是这条线最难爬升最大的一段路,也是船底顶的爱恨精华段,10公里,累计约上升1200m。途经白房子→水渠→两个大爬升的乱石坡。


刚才还嗷嗷叫,说可能要下撤的小羊,这会脚竟然神奇般的痊愈了,短袖短裤换上,坪坑村出发第一个开始卷起来,大峰这下找到同伙了,啊不对,同伴。
刚好是一段缓坡爬升的机耕路,两人带着咱们几个跑了起来,结果又跑嗨了,跑到水电站的房子去了。
后队则气定神闲的早早到达白房子望着我们一脸鄙夷。内心os:让你跑,一群路盲。?
                     【心中月 肩上霞】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3-3-24
发表于 2023-11-3 12:11
才收夜色千山黑,渐引晨光万岭红。
从泼天墨黑走到天际泛白,星月神话隐退在东方破晓的黎明,前路漫漫亦灿灿,穿过幽暗岁月终迎来了生命的色彩。文案并不矫情,人生首次从黑夜战到天明,那种拨天见日,豁然开朗,生命的细微感动和探索值得挥墨纪录。
断崖下的万丈深渊若隐若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时有时无,朝霞落在每个人的肩上,遮盖了风霜和尘埃。那是负重前行乍现的一丝岁月静好。
其实也就那么几秒灵魂出窍的神游太虚,一到了过水渠,立马又变回那个惨兮兮的怂包。
大神们小跑过去,我得一步步挪。脚底两侧悬崖,眼中沟渠无他。所幸没下雨,不然又要纵享丝滑。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快,但是我觉得户外还是没必要逞强,稳扎稳打安全第一。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才多爬了两次山,就深表认同了。
记得我19年第一次走这里,水满溢出来了,现在干涸好走很多了。
奉劝诸位上船前穿旧衣裤旧鞋
                沟壑褶皱间,苔藓密布
                      穿林渡水  飞岩走石
过完水渠后迎来了正式的大爬升,匍匐攀爬,一路玩石头。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嶙峋怪石,铺满整个上坡之道,瀑布下,密林里,悬崖边,水渠旁,像一个个异军突起的怪兽,无法消灭只能与兽共舞,主打一个摸爬滚打,人石合一。
当然,“怪兽”只是相对于我这种菜鸡而言。看看下面这几个装x犯,咱们闻风丧胆的乱石坡,他们上的那叫一个如履平地,虎虎生风。
神兽遇见怪兽。本是同“兽”类,相煎何太急!!
记住这两“兽”,珍惜生命,避而远之。
                             一群逐日的向上好青年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