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6968

主题

又见高湖日出——露营陂底水库随笔 -ag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尊龙凯时官网入口

查看:547 | 回复:7
在线:0 小时 注册:2018-11-30
发表于 3 天前



  摩旅探营

摩旅探营,是国华出的主意。这天中午刚好有空,国华提议摩旅去陂底水库,看看水边营地能扎营否,还说天空也参加。反正有空,就一起去了。先去了那年户外年会的地方。水还满着呢,草地还未露出来,不过水边原先的几块田地倒是长满了草,也算平整,当营地也还是可以的了。来了便不急着回去,继续沿水边走走。穿过田心村,到达第一次到陂底水库扎营的地方。这是一处凸出去的半岛,水满了,三面拥簇着。才一年多不见,这半岛草皮更密实,更平整了,远远看去,如水边一个浮萍,很是美观。好一个理想的营地!半岛营地太理想,几个电话中碰头,就定下周末的这场露营。那天的摩旅探营,还发现水边山谷有一处未收割的稻谷,熟透了,三面青山拥着一汪金黄,山风拂过沙沙作响,三个摩友在稻田间喝了个中午茶,饱饮了一顿秋色。那,算是个意外收获,不细述。





1人 评分
在线:0 小时 注册:2018-11-30
发表于 3 天前
临水营地

周六下午到的陂底水库。到达时,远远就见到半岛上停了几台车,还扎了两顶天幕。糟了!有驴友先抢一步了。边上停下车子,快步走过去,还好,他们还没扎帐篷,空地还有,特别是东边临水草地,还空着!仿佛专为我们留着似的。长舒一口气。把大天幕扛过来,合力搭起,占着这地盘再说。宽度刚刚好,长度两边有盈余,还可各扎两顶帐篷,剩下两顶,搭后面去。天幕,帐篷搭起来,的确是个好营地。说它好,主要是临水,与水亲近,拉开帐门,离水面不外三四十公分。睡帐篷里,风吹过湖面,涛声阵阵,真的是枕着涛声入眠。来迟了,反而占了个临水营地,大家都说不出的高兴。





在线:0 小时 注册:2018-11-30
发表于 3 天前
菜脚晚餐

又是菜脚晚餐。菜脚是超哥捡的。前几天就定下了,超哥同学办喜事,一班同学同台吃喜宴,讲定了吃罢捡菜脚,来陂底营地当晚餐。喜宴够丰盛,菜脚也剩的多,甚至还有龙虾,大角虾、海参、鱼翅花蟹粥等。除了两三样主菜,其余菜脚混一个大煲锅里煮了,正宗的菜脚大杂烩,色香味俱全,光闻着就流口水。今晚只来了六名驴友:超哥、智林、卫政、阿峰、国华和我,清一色老男孩,这在车可到达的休闲式露营活动中,算是第一次了。这样也好,喝起酒来更随意,聊起话来更放得开。原本不喝酒的,今晚都喝了。卫政不仅拿来了毛铺酒,还拿来了酒樽和小酒杯,仪式感满满。有了酒的助兴,那么多的菜脚,几乎被扫荡一空,破天荒了。乘着酒兴,不知是谁说了句:再这么吃下去,随心行户外要改名菜脚户外了。引发一阵哈哈大笑,老男孩特有的、特别放肆的那种大笑。





在线:0 小时 注册:2018-11-30
发表于 3 天前
夜逛田心村

吃喝得太饱,大家决定周边散散步。水太满,原本往山边去的路都泡水里了,只能往村里去。这个被大山环抱,叫田心的村子,白天车子穿行不知多少回了,夜里散步游逛还是第一回。没想到村子这么明亮,这么安静。明亮,是因为路灯多。只要有路道,都有灯火,二十米一盏。这还不算,家家户户的门前屋后,又另外装有灯火。都是很明亮的那种,把村子照得通亮,如同白昼。奇怪的是,才晚上九点来钟,村子又如此明亮,却少见村民走动,大部分民居都闭了门。只有狗,这个村子感觉就是狗多。走到哪里,总听到狗吠,一条,两条,或一群。有一群小狗特别可爱,大约七八只,刚学会走路的样子,见我们走过,从一户民居里头奔出,“汪汪汪”的叫个不同。我们停下步子想给它们拍个照,反而吓着了它们,一边往后退缩,一边还不忘嘴硬,依旧“汪汪汪”个不停。主人从屋里出来,把它们往回赶,它们才稍作收敛,这小家伙。主人是两个年轻女人,看样子像是姑嫂,纯朴,善良,赶了狗,还不忘给我们表达歉意。这两个年轻女子,是夜逛村子唯一遇见的村民了。安静,明亮,鸡犬相闻。村子逛一圈,真有误入桃花源的味道。





在线:0 小时 注册:2018-11-30
发表于 3 天前
夜半烤火

夜深,寒气渐重。坐大天幕里喝茶,穿了羽绒服依然觉得冷。起身解手的间隙,发现身后不远处,另一班驴友的天幕下,一个男驴友正在烧柴烤火。天下驴友是一家。没有多想,走过去,打过招呼,也端来张椅子,靠火炉旁烤火。这是个户外小炉子,找来些干柴,放炉顶上烧,就行了。不贴地,通风,干柴上的火不易灭。闲聊。得知男驴友来自水东,开了家公司,下午来的急,办公室的灯都忘了关。一边看着手机屏幕里实时监控画面,一面给妻子打电话。电话那头,妻子说灯光都关了,他才意识到是营地信号不畅,监控画面还是下午的,虚担心了一场。末了,自嘲一句:哎!这户外真是个病,染上了,就如同中毒一样,一有空就想着往户外跑,怕是好不了了。正聊着,又过来一个男驴,听介绍,是刚认识的,来自沙琅,常常一个人各处露营,中午到这里,遇到水东来的这班驴友,便凑团扎营了。半夜里起来,是因为被子薄了,冷,睡不着。三个人了,话题也多了。聊营地,聊装备,聊各自认识的驴友。不聊不知道,这沙琅的驴友竟然是群主智林的老相识,网上认识的,还彼此交流过装备,没见过面,没想到在这里竟遇上了。眼困了,手脚也烤暖和了,起身告辞休息。水东来的驴友还要等朋友,说是朋友刚从武汉回来,得知他在此露营,便也要赶过来,导航给了,大概零晨一点左右才能到。这个点了,刚下飞机,还要驱车大老远赶来?哎——看来,这户外真是一种“病”,一种无药可救的“病”。






在线:0 小时 注册:2018-11-30
发表于 3 天前
高湖日出

又见高湖日出,又是满天朝霞。其实这高湖,只是个山里水库,海拔比海边城里的湖面要高个两三百米,所以我叫它高湖。上一次见,是四年前了。那是第一次到陂底水库,第一次扎营这个半岛草甸。那一次,见到水那边的这轮日出时,也是朝霞满天,都是鱼鳞云,从东边天空直往中天铺陈开去,倒映在水面上,形成一幅水天互映,绚烂无比的画面,让人叹为观止,至今难忘。今天,这一画面又一次重现,比上一次更出彩。更出彩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水更满了,水面更辽阔:二是水天互映的中间,有竹筏鱼夫。这竹筏鱼夫的出现,画面便多了份人间烟火气,显得更生动,也更接地气。起得早,在水边沏一壶茶,全程享受了这绚丽的一幕。这一刻,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在线:0 小时 注册:2018-11-30
发表于 3 天前
第n次救助

刚吃过早餐时,营地里又来了一拔人。两台车,都是年轻人,来自岭门,讲着同样的家乡话。明显是初玩户外的,拿了张户外茶几过来,不会装,急得那小伙子团团转。国华和阿峰见了,过去指导,才终于装好。场地车子多,年轻人把车子停到靠近水边的泥土路面。一台车子也许觉得位置停得不好,想挪一挪,一不小心,左前轮陷路边水沟里了。司机尝试了多次也没法开上来,那拔年轻人围过去,也不如怎么办才好,干着急。好在我们在,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超哥、阿峰、智林、卫政几个过去指导、帮忙,三两下子,车子就开上来了。这是随心行户外第n次车辆救助了,印象中光是在这陂底水库就有两三次。陷车的一般都是新驴,或者是经验不足的年轻人。户外驴友是一家,玩户外的本就是热心肠,这样的救助再平常不过了。






(部分照片由驴友国华、亚丰拍摄)


在线:65535 小时 注册:2006-11-7
发表于 3 天前
围观欣赏美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