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993

主题

1

寻路川西-尊龙凯时

查看:20034 | 回复:33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海拔5588米,位于川西甘孜州康定市境内。作为“蜀山之王”贡嘎雪山的卫峰之一,是国内比较成熟的入门级技术型雪山。

图:本次攀登蓝色传统路线

本次攀登为传统线路全自助重装攀登,历时两天。先上攻略,游记附后:

装备:高帮鞋(悍戈),(b1000),,,羽绒,,充电宝,墨镜,遮阳帽,食物,水,必备药品。

day1-2:-康定-下子梅村嘎玛家(轿车自驾,路况不好),嘎玛家住宿每人100/包三餐,标间带公共卫浴有热水有wifi。

day3:子梅村摩托车-贡嘎寺(摩托车150一辆,限载一人)-徒步至c1营地(贡嘎寺马驮行李到c1四十公斤以内300-400元)。

day4:c1-冲顶-贡嘎寺。(向导费1500-3000,具体看你找谁,需要什么服务。)                  

                  

1人 评分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01. 启程的意外与惊喜


这个想法在去年已经萌生,但真正出发却是很偶然的事。

盛夏的某个周末,作为土著接待驴友来爬衡山,我随口提议要不再去爬个雪山吧?那玛峰三个字一说出口对方立马响应:原来他们去年也有计划。

一拍即合,立马行动。把之前联系的各路向导朋友挨个问了一遍,得知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现在冲顶的大雪坡上还没有亮冰,用不上技术装备;坏消息是山洪暴发把去c1的桥冲垮了,只能等修桥或者绕路走村民采药的山脊线。

只要山还在那里,去爬就是了。

由于是重装自助攀登,为了防止雨雪天气等突发情况,做好随时下撤的准备。除了冰镐之外,还是把冰爪上升器安全带安全绳主锁这些技术装备全带上了,万事俱备只待出征。

和队友们散步似的爬完衡山(他们说负分差评再也不来了),第二天卧铺到达成都朋友家。先胡吃海喝叙叙旧,第三天开着她的小福特上路。在第一个服务区加油时,收到了另外一名队友的消息:他的车在高速上打滑撞上了护栏。原计划的四人队伍只剩下三个。

暑期的折多山堵车是常态,每次都不例外。看到地图上前方路段红得发紫,果断跟随前面的本地车抄小路(折多山很多以前施工队修隧道用的小路),终于晚上八点到达康定。               

从康定到子梅垭口这段路,我去年走贡嘎环线的时候一天跑了六趟。下了246省道就进入搓衣板路,路面的坑洼比去年更多了些,很多越野车都在慢慢地挪动,我自信满满地超越着他们,队友提醒我慢点小心爆胎,我牛逼哄哄地说这条路闭着眼睛都能开。

一路狂飙到进子梅垭口的小路,我停下来让队友上厕所,她回来后瞅着轮胎看了半天蹦出一句话:“你看下前胎是不是没气了?”

我顿感不妙,下来一瞧果然前胎侧边被石头划开道口子,正滋滋地往外冒气,显然是没法补了。连忙检查其余几个车胎,确定没事后暗自庆幸的亏发现得及时,要是气漏完了硬开上去整个轮毂都得报废。我从后备箱拿出千斤顶和备胎开始换胎,正卖力拧着螺丝,一个藏族小伙过来跟我攀谈。

“上面的路烂得很,你这个车绝对过不去的!你看那些开越野车的人都把车停在这里了!”

“你车已经没有备胎了,再爆胎只能叫救援,要好几千块呢!”

“坐我的车上去吧,只要五百块!”......

我笑着冲他摇摇头,继续卸我的螺丝。

“你看你弄得这么辛苦,我来帮你换吧,随便给一两百就行!”他还不甘心。“你们找到地方住了没有嘛?是去子梅垭口还是那玛峰嘛?要不要向导?”....

见我没工夫理他,小伙子自顾自地念叨着祝你好运,去招揽别的游客了。

这时候一双崭新的同款登山靴站到我面前,抬头一看是个戴着眼镜的藏族大叔认真地看着我换胎。

“听说你们车胎爆了,是要去爬那玛峰吧?需要住宿嘛?”他也注意到我的靴子。

我怕被举报,冲他笑笑说已经约好了住向导家。

“哪个向导嘛?这里的向导我都认得嘛。”他蹲下来帮我拧着螺丝。“我叫嘎玛,就住在子梅村,你们需要驮马可以找我。”

我随便报了个名字,他似乎没听清摇了摇头,继续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胎换好后我留下他的电话,表示需要的时候会联系他。等他走远后,我跟熟悉的向导小陈咨询得知噶玛确实是子梅村民,口碑也不错,于是决定明天进村去找他。

                     

开往子梅垭口的路确实很烂,路上几乎全是坦克牧马人之类的大越野,普通suv都见得少,我们这台家用轿车更是独树一帜。我开得很慢,怕再爆胎,像乌龟一样在山路上爬行了3个小时,晚上才到达子梅垭口。

虽然大雾弥漫,垭口上还是停满了前来观景的车辆,大家都在等明天的天气好转,希望一睹贡嘎群山的阵容。我和队友商量之后也决定不赶夜路在此扎营,说不定明天有惊喜。

当晚风雨交加,彻夜无眠。

                     

1人点评
  • 你真舍得车啊 2023-9-4 16:04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02.子梅村的嘎玛家


被大雨吵了一宿,清晨就听见外面在放无人机,我拉开帐篷瞟了一眼:雾气弥漫,无景可观,一排游客已经架起长枪短炮等着雾散天晴。可直到我们吃完早餐收拾东西出发,远方的群山依然躲在云雾之后。

图:清晨的子梅垭口

从子梅垭口到村里的路依然很烂,加上昨晚下雨一些路段出现了塌方,还要不时地下来搬走路上的落石,开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嘎玛家。

整个子梅村分上、中、下三个村子,每个村子只有三户人家。嘎玛家在下子梅村,因为常年接待游客,楼下装修了几个带热水器的标间,虽然饭菜口味不咋滴,但在当地已经是很好的条件了。

图:嘎玛和妻子

嘎玛的汉语不好,大段的交流要靠女儿翻译,一番长谈之后我们获取了两个消息:坏消息是由于这几天一直在下雨,传统路线的桥尚未修复,只能绕路山脊线;好消息是他明天就要驮马去c1,有游客正在贡嘎寺等他;

我加了游客的微信:他已经在贡嘎寺待了四天,前后遇到的两拨队友都选择放弃,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

“明天不管天晴下雨我都会去c1,你们要是来的话正好一起!”那边信号不好,他挂断电话后发来一段语音。

外面的雨还在时断时续地下着,我问嘎玛像这样的天气能不能爬。他说应该可以爬,但顶上全是雾什么都看不到。

“你觉得怎么样?”队友问。

“来都来了,干!”我斩钉截铁。

和嘎玛商量之后我打算保存体力放弃重装,让马驮包到c1之后再轻装冲顶。嘎玛说你们不用带太多东西,这段时间都没商业队伍上去,c1帐篷能住得下,装备上面也有。于是我决定只带睡袋和防潮垫出发,把包括冰爪在内的所有技术装备都留在车里。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03.山脊线上的鲜花和帐篷


嘎玛一大早就牵马出发了,我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看天气:雨停了,太阳还在云层里挣扎,远山的雾气正在散去。

“放晴了!看来有戏!”我兴奋地叫醒队友们,大家也很兴奋。连嘎玛妻子都连声说你们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吃过早饭坐摩托车到贡嘎寺,我见到了那位等候已久的小兄弟。

图:贡嘎寺过路费二十,童叟无欺

“我叫啊铮!”小伙子高高大大,头发像个鸡窝,白净的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和他戴着眼镜的斯文极不相称,看样子出来挺长时间了。

“阿珍你好,我叫阿强”!我逗他:“《当阿珍爱上阿强》里的阿强”。

得知我们昨天刚来,啊珍又开始吐槽这几天的经历:这四天一直在下雨。前后来了两拨队伍,用他的话说是大神云集。

“里面都是户外高手,还有职业向导和上过珠峰的,在他们面前感觉我是小白。”阿珍语速很快:“一开始都对路况很有信心。有的说桥垮了不是问题,结个绳子就过去了;有的说我在乌孙一天过几十条河;还有人说这不就是小溪嘛我撒泡尿都比它宽!”

“一到河边全都怂了,个个念叨着安全第一保命要紧,沿着路线前后探了两天都没找到能过河的地方,全撤了。”阿珍说着说着就笑了:“最后不甘心的那个兄弟昨天也走了,你们要是不来我今天就打算自己跟着嘎玛上,走到哪算哪!”

我没心思听他形容那条河有多危险,直接问他有没有拍视频或者照片:户外的路上这类故事听得太多。每个人的认知和能力不一样,在了解你之前谁都无法定义你能走多远,人生也是如此。

阿珍准备回房间拿手机给我看,这时候嘎玛牵着马过来了,他让阿珍把包拿过来驮在马上,简单地确认了一下上山的方向后就牵着马往前走。阿珍说他对路况很熟悉,让我们跟着马队走,然后飞似地往山上跑去。嘎玛也牵着马走得飞快。我和队友路过一片经幡停下来拍了个照,回头就不见马队,也听不到铃声了。

我顿感不妙,丢下队友沿着路往前追了一段,没有发现蹄印或者马粪的痕迹,赶紧掉头回来打嘎玛的语音。信号断断续续,他可能不知道我们到哪了,说你们跟着路往上就行。于是我们又走了一段,直到路上出现蜘蛛网,我知道肯定走错了,拍了几张照片给嘎玛发过去,他还是叫我们继续往上。最后路断了,我又打电话给嘎玛,他看到照片开始着急了,叫我们赶紧掉头回来。

这时候阿珍的电话也打了进来,问我们有没有和嘎玛在一起:原来他也走错路了。

图:被山体滑坡冲垮的路

电话里嘎玛也生气了:“你们几个到底在哪里嘛?还去不去爬那玛峰嘛?你们回去嘛,我钱不要了!”听着他着急的声音我又紧张又想笑。连忙告诉他我们立刻掉头回贡嘎寺,麻烦他下来接。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看到了阿珍和嘎玛,跟着他们钻进茂密的青冈树林,沿着山体垂直往顶上切。

图:陡峭的上切坡度

山脊线的难度不仅在于上升坡度陡,斜坡徒步对人脚踝伤害也很大(嘎玛后来说这是为了方便驮马行走)。但是景色是绝美的:漫山遍野的野花正开得绚烂,身处花海之中,白云之下,贡嘎群山和冰塔林就在身边一览无余。

“这风景,就算登不了顶,光徒步也值了!”阿珍喘着粗气边拍照边感叹。

我感激神山的馈赠好天气,更担心雨雪天气会卷土重来。嘎玛还是走得很快,我吸取了之前掉队的教训紧紧追着他。队友们在后面远远地跟着。翻过一座又一座山,马队终于在草地上两个帐篷前停了下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嘛!”

“你不是说这几天没有队伍上去么?”我好奇地问他。

“这不是商业队的帐篷!”嘎玛说:“没有向导带路他们上不来的!”

吃了点东西继续赶路,果然遇到三个人从山上回来。两名游客是情侣,女生体能还可以,只是防护措施没做好,晒得比我还黑;男生体型偏胖,明显处于透支状态,走两步就要歇一会,见到我们显得格外兴奋。他说自己和女朋友已经过来三天了,因为体力和天气原因滞留在c1,两人登顶时都是大雾弥漫看了个寂寞。他的向导看起来年龄挺大,用藏语跟嘎玛聊了几句后便不断催促他们快走。临走前他留了我微信,叫我发峰顶照片给他:“你们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肯定能看到日照金山!”

图:游客搭在半路的帐篷

告别他们接着赶路,嘎玛依然牵着马在山坡上来回走着z字,我和阿珍轮流跟紧他,留一个在后面照顾剩下的队友。翻了一座山,已经能看到山下的bc大本营,这时候队伍里的女生佳佳脚踝旧伤复发,咬牙坚持着但越走越慢。我琢磨着这样下去即便能走到c1也没体力冲顶,必须得换条路。又翻了一座山,已经能远远看到c1的帐篷和山脚下清晰的路,我看了看山坡上的灌木丛坡度很缓适合下撤,决定不再跟嘎玛绕山脊。

图:远处被白雪覆盖的那玛峰和山下的c1帐篷(小白点)

带着队伍顺着山坡切回了传统路线,嘎玛远远地冲我们挥了挥手就自己骑马上营地了。回到平地上,大伙都有种满血复活的感觉。下午六点,终于到达海拔4800米的c1 营地,刚好十个小时。         

图:c1营地和身后的那玛峰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04.吃垃圾的岩羊


天色已晚,诺大的营地只有我们四个人。商业队的星空帐篷里还留着一锅没吃完的米饭应该是中午吃剩下的,闻闻还很新鲜。我兴奋地把锅巴刮出来扔掉,加了水开始熬粥。阿珍也开始煮泡面。一只盘羊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在帐篷面前探头探脑觅食。我掰了块饼子扔过去,它吓得掉头就跑。我放下水壶跟过去,它停下来回头望着我。我又掰了块饼子扔过去,山坡上开始探出更多的小脑袋,最后漫山遍野包围着我,赶都赶不走。

“这些岩羊经常过来营地吗?”佳佳问道。

“有游客在就会来,它们喜欢吃垃圾!”嘎玛吃着泡面,头都没抬。

果然,小心翼翼的岩羊群在试探了一番之后,开始大摇大摆地在我身边找东西吃,有几只胆大的甚至跑到我们的背包边上试图吃里面的食物。看着它们熟练地把头伸进方便面桶,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图:和岩羊共进晚餐

吃过泡面,我叫嘎玛给我找副冰爪。他站起身来走到一个垃圾堆前,掀起来上面盖着的篷布,开始从里面翻出各类装备:睡袋,帐篷,冰爪、登山鞋、防潮垫……户外装备一应俱全,我好奇他哪来的这么多宝贝。

“大部分是买的,也有游客送的,可别给我弄丢了!”嘎玛扔了一副冰爪给我,又扔了一双登山靴给阿珍。

“你们知道怎么走吧?有手机地图吧?”嘎玛盖好篷布,拿着登山杖给我指登顶的路线:“你干脆也别背冰爪上去了,我在冲顶的雪线附近藏了三副,很好找,你用完给我放回原地就行!”

图:哆啦a梦.嘎玛和他的百宝箱

                    

2人点评
  • 那么难走的地方还有球形帐篷,这是得多大的毅力背上去啊 2023-9-5 11:34
  • 百宝箱啊 2023-9-4 16:05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05.冰壁上的冒险


不知道是高海拔还是兴奋,每次登山我都失眠,这次也不例外。嘎玛都开始打呼噜了,我还在睡袋里翻来覆去,闭着眼睛熬到两点钟索性爬起来给队友们做饭。稀饭配大饼,牛肉配榨菜,吃饱喝足凌晨四点出发冲顶。

临走时我看着地上的装备想起嘎玛的话,最终没有把冰爪装进包里,犯了第二个错误。

月朗星稀,长空欲坠。月光下的路迹非常明显,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老老实实按照地图上的轨迹走。大家状态也都不错,一路说笑着今天肯定能登顶。

快到冰壁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分歧:阿珍坚持要去那条红线标注的近路,说那样可以不用走爬漫长的大雪坡。佳佳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附和着他。我劝了半天终于火了:“你们有技术装备吗?你们会攀岩攀冰吗?那么近的路不走人家都是傻子吗?你们真是无知者无畏!”

见我发了脾气,他们也不再纠结快速跟了上来。到雪线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远处贡嘎雪山巨大的轮廓从黑暗中显现,皑皑白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光芒万丈。

轮廓的阴影下,是遍地五颜六色的包装袋、氧气罐、还有烧烤留下的炭火和被熏黑的石头,数量之多超乎我的想象,以至于不再需要看地图轨迹跟着垃圾就能找到路。我感到深深地愤怒和无奈,贡嘎雪山迟早会毁在这些垃圾手里。

图:游客丢弃的垃圾

要登顶必须通过冰壁上雪坡,冰壁最窄的地方也有十多米高,另一边就是深渊。队伍里只有我没带冰爪,大伙转了两圈也没找到嘎玛预埋的装备,站在冰壁下,我有点懵。

图:峰顶下的大冰壁

我不甘心就此放弃,问阿珍能不能借一只冰爪给我试试单爪攀冰,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我让大家把背包都留在原地,只带几块饼干和可乐放兜里无负重冲顶。

单爪攀冰我也是第一次,积雪没化,登山靴可以站住脚,但踩到露出冰面的地方依然有些打滑,我把登山杖弯头当冰镐,仔细地找着合适的脚点,带着队友们上了雪坡。

图:清晨的冰壁还能站得住脚

通往峰顶的大雪坡并没有网友们说的那么恐怖,前一批人上去的脚印清晰可见,跟着走就是了。我担心的是大家的墨镜都放在包里忘了带,耽搁久了怕出现雪盲,再回去拿也不可能,只能催促大家别歇息加油爬,多看蓝天少看雪。后来实在受不了,索性拿魔术头巾把眼睛蒙起来,居然也能看清楚路。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06.峰顶不是终点


爬了一小时就看到脚印尽头和峰顶的经幡,我看看时间才七点四十。完全没有登顶的兴奋,反而感到纳闷:“这就到了??传说中无穷无尽累死人大雪坡爬完了??”

队友们上来之后也是一脸问号:“你不是说还有好几个坡嘛?闹半天给我们打鸡血呢?”

我笑笑说别着急,这不是还得走下去嘛。

阳光越来越刺眼,我们不敢耽搁太久,从口袋里掏出横幅打卡拍照之后就开始叫大家下撤。沿着雪坡一路屁降滑雪下撤到冰壁,发现上面残存的雪都被晒化了,只剩下亮晶晶滑溜溜的硬冰-单冰爪下撤肯定是不行了。

图:右边是露出岩石的冰壁

我捡起地上两段被丢弃的路绳结在一起扔下去,长度刚好够到地面。于是叫阿珍把脚上的另一只冰爪取下来给我,抓着绳子带着其它队友先撤到地面。再脱下冰爪系在绳子上让他吊上去。前半段进行得很顺利,最后阿珍下来的时候冰爪没绑牢固,撤到半途一只脚脱了出来,滑坠几米后又停下来重新绑,折腾了快半小时,终于有惊无险地撤了下来。

图:下撤时只能一点点爬行

回c1的路上又出岔子了。

从冰壁上下来之后阿珍一直慢慢吞吞地跟在后面。我催了几次,他叫我们先走说想休息下喝口水,我见他精神尚可也就都没当回事,可走了十几分钟还一直不见跟上来。

大伙原地停下轮流呼喊着他的名字,十几分钟过去,只有回声在山谷里回荡。队友急了,不停地催促我上去找人。我留下一个备用手机,叮嘱他们原地等我保持电话联系。接着从包里翻出速效救心丸和一瓶水准备出发,听到山谷里传来一声清晰的:“我在这!”

大伙顺着声音找了半天,发现小伙子已经到了对面的山上-后来他告诉我是想亲眼看看蓝色的冰川。

图:阿珍就在冰川旁边

这个时候再绕回去找他或者让他过来都已经不现实,我观察了对面的路况不是很好,但肯定能通向营地。确定他的行进方向之后叮嘱他注意落石,然后带着队友们往营地赶。

中午一点,我们回到了帐篷里,得知我们登顶后嘎玛开心地冲我们竖着大拇指:“厉害得很!”

听说阿珍还在后面,嘎玛有些不安,不时地出去往山上看着:“再等一个小时不来我就去找他!”

我抓紧时间泡了碗面吃,做好和他一起上去找人的准备。眼看着快两点了,嘎玛第三次出去之后,微笑着回到帐篷开始收拾东西:“看到他了!你们也赶紧准备走!”

“那条路太难走了!”阿珍满脸通红闯进帐篷,放下背包后喝了一瓶水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我开始跟嘎玛商量下山的路线,他倒是很乐观地说这两天出太阳,过河应该没有问题,实在不行也可以原路翻山过去。

图:山脊线上看河流确实像小溪

“你们体力好可以试试,反正路上都有信号嘛,有事打电话我来接你们!”嘎玛倒是很乐观,也不劝我们骑马。

我征求了队友的意见,他们也表示打死都不走山脊线了。于是我把帐篷睡袋交给嘎玛驮回子梅村,只带了雨衣、食物和反应堆出发。反正一路都有水源和商业队的帐篷,最坏的打算就是在路上过一夜。

下午三点我叫醒了阿珍,半小时后出发下撤。按照嘎玛的说法,他沿传统路线从c1下到贡嘎寺两个小时就够了,我琢磨着这么算我们就算翻山也最多六个小时。

户外最大的乐趣就是各种不确定性,最大的危险也是。

下到bc的路倒是很顺利,从bc开始由于很多路段被山洪冲毁,导致地图轨迹出现了偏差,指引我们稀里糊涂过了两次河,把鞋子都弄湿了,只能换上拖鞋继续走。到达断桥的位置时,天已经快黑了。

阿珍的形容没有夸张:湍急的山洪倾斜而下,对面的路也被山体滑坡下来的泥石流掩盖的无影无踪。我拿出手机,仔细观察着之前在山顶上拍的照片,发现这条激流到了底下的平原就被分成了很多股溪流,水势也变缓了,肯定有容易渡河的地方。

图:视频截图过河点下游

                  

1人点评
  • 体力都很猛 2023-9-4 16:07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07.渡河?渡河!


“我们决不能在这里过河,即便过去了也无路可走!”我跟追上来的队友说。

可阿珍说他已经跟着别人在这条路探查过两次,坚持要去上游找地方强渡,任凭我怎么说都劝不动。我看看手机还有信号,最后告诉他可以去上游看看,但千万不要强渡,然后带着队友开始沿着河边的乱石和树林中往下游走。

路很难走,要走多久我心里也没底,直到一个玛尼堆出现在路边:“这里有人来过!”我欣喜之下连忙给阿珍发语音,他没接,留言也没回复,我有些着急地往上游搜寻着,终于看到远远的一点灯光,我拿着手电开始打信号,那边也开始闪烁着回复,我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这时候天空电闪雷鸣,脸上能感受到一丝丝地小雨落下。我心想不妙,要是下大雨还没回去就只能坐着熬一夜了。我边祈祷着不要下雨边加快了脚步,激流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缓,拿手电照在对面,滑坡的山体已经换成了茂密的树林,地图也显示路线就在对面。我心中窃喜,决定就近过河。

我们原地等阿珍过来,找了个稍微浅的地方手牵手趟了过去。湍急的河水冰冷刺骨,迅速带走双腿的热量,冻得队伍里的女生浑身发抖。我把干袜子拖鞋给她换上,穿着湿鞋子继续往贡嘎寺赶。晚上十点半,终于到达贡嘎寺,刚进寺门,瓢泼大雨轰然而至。

谢谢大山的接纳。

               

在线:0 小时 注册:2022-3-31
发表于 2023-9-4 13:54
后记:谢谢你们的成全


大雨下了一夜,第二天在贡嘎寺又遇到两队游客准备打道回府。坐摩托车到嘎玛家简单洗漱之后决定直接出山去荷花海,顺便把阿珍送到冷噶错。临走前我把不要的装备都送给了嘎玛,问他要是路上爆胎了能不能帮忙救援。

“不用担心,随时打我电话,我带你去镇上补,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了嘛!”嘎玛拍着胸脯说。

回去的车上,我问阿珍接下来准备去哪,他说先走完冷噶错再说吧,原来这是他第一次高原徒步,原本只是计划走个贡嘎大环线的,谁知道误打误撞爬了人生第一座雪山。

我惊讶之余开始理解他途中的种种失误:在没信号的情况下离开队伍、没地图的情况下走陌生的路,天黑了跑去上游渡河...最后我笑着跟他说在冰壁下面但凡有一点户外常识的人都不会借冰爪给我。他笑笑说没事的,下次有人需要我还是会借给他。

曾经有人对我说:在这个世界上,能成全你的只有你自己。

后来我发现:在路上,很多成全是相互的,不论户外还是人生。

很高兴遇见你们,谢谢你们的成全。

1人 评分
在线:65535 小时 注册:2006-11-7
发表于 2023-9-4 16:04
buxucisheng1986 发表于 2023-9-4 13:54 01. 启程的意外与惊喜

这个想法在去年已经萌生,但真正出发却是很 ...


你真舍得车啊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 |
网站地图